<optgroup id="lk6ho"></optgroup>
  • <strong id="lk6ho"><center id="lk6ho"></center></strong>

  • <acronym id="lk6ho"></acronym>
  • <optgroup id="lk6ho"></optgroup>
  • [故事大全] [手機訪問]

    故事

    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情感故事 > 

    與老公分居的日子

    時間:2018-09-08 22:01來源:網絡整理 作者: 佚名

    小爭執讓矛盾升級

    “咸死了,讓人怎么吃啊!說過多少遍了,不要放太多鹽,怎么就記不住!”吃晚飯時,我剛嘗了一筷子婆婆炒的豇豆,就咸得直想吐。

    婆婆一向口味重,炒菜時放鹽全憑感覺。自從三個月前她來幫我們帶孩子,我便不止一次地在餐桌上給她提建議:“鹽吃多了不好,成年人一天攝入6克鹽(一小勺)就夠了,小孩的攝入量要減一半。咱家四口人,一個月吃鹽不該超過600克,也就是一袋多一點兒。”但習慣的力量是巨大的,不管我怎么說,婆婆炒出來的菜總是咸得沒法吃。

    “有那么咸嗎?”老公周陽有些無所謂地問。

    “不信你自己嘗嘗。”我沒好氣地說。

    “你就不能將就點?媽大半輩子炒菜都這樣,只能慢慢改。”周陽責怪道。

    “將就將就,你要我將就多久?中午在外面就吃了一碗涼面,晚上回來菜又咸得沒法進嘴,真受不了。”我一邊抱怨,一邊端起面前的粥胡亂喝了幾口,就氣呼呼地離開了餐桌。

    “不吃拉倒!什么都按你的要求來,連房產證上都寫的是你的名字,你還要我怎么樣?”周陽的話音還沒落,坐在旁邊一直沒說話的婆婆憋不住了:“陽子,怎么回事?咱出錢買的房,為啥寫她的名字?”

    盡管周陽一再解釋,說房子是在我們領取結婚證之后買的,屬于我們的婚后共同財產,即便有一天我們過不下去了要離婚,也是夫妻倆平分,寫誰的名字都一樣,婆婆仍半信半疑:“這么大的事兒,你怎么瞞著我不早說?哪有這樣霸道、自私的兒媳婦?”

    婆婆最后那句話徹底惹惱了我,我當即頂撞道:“我哪里霸道自私了?當初買房子我娘家也出了錢的,又不全是你們拿的,憑什么就只能寫他的名字不能寫我的名字?我每個月也出錢還房貸、養孩子。你沒做過兒媳婦,哪里知道做兒媳的苦衷!”

    “杜小青,你給我閉嘴!”周陽陡然從椅子上站了起來,攥著拳頭躥到我跟前。看著他兇神惡煞的樣子,我本能地后退了一步:“咋了?想打人?”

    “你把那句話再重復一遍!”周陽厲聲說著,猛地推了我一把。

    “你敢打人!”我正在氣頭上,沒有重復那句話,而是穩住陣腳,上前一步,要跟周陽動手。婆婆趕緊上前拉住了我,不知怎么的,她的胳膊肘搗在了我的眼睛上,我頓時眼冒金星,更加惱怒:“好啊,你們母子倆打我一個人。”說著,我一個轉身,擺脫了婆婆,沖到飯桌邊,把一桌子飯菜全掀了,兩歲的兒子卓卓嚇得當場大哭。

    戰爭最終以我打電話向父母求援,父母來家里跟婆婆和周陽評理結束。

    “這日子沒法過了。”我父母剛離開,周陽就憤憤地說,繼而開始收拾東西。當晚,他就帶著婆婆和兒子搬到他婚前居住的一套小房子里了。

    分居帶來的危機感

    分居的最初幾天,除了夜里想兒子,我覺得比以往輕松不少,似乎又回到了婚前單身時自由自在的狀態。下班后不用緊趕著回家照顧孩子,更不用怕回家晚了被婆婆數落,而是有大把的時間隨意揮霍,可以和閨蜜一起逛街、做美容、健身,或是慢悠悠地吃一頓飯。回到家,當我舒舒服服地倚在沙發上看電視時,禁不住對著電視機旁相框里全家福上的周陽說:“你傻吧,把這么大的房子讓給我一個人住,三個人去擠一室一廳的小房子,看你能撐幾天!撐不住了你自然會回來。”

    然而不到一星期,我就開始感到空虛。兒子還是第一次離開我這么久,我越來越強烈地想兒子,夜里甚至想得睡不著覺。有好幾次,我忍不住想給周陽打電話,但轉念一想,一旦在他面前先低了頭,會不會讓他和婆婆覺得是我想求著他們回來?以后再鬧矛盾,他們會不會對我更加強硬?這么一想,我打消了給周陽打電話的念頭,翻出手機里給兒子拍的視頻以解相思之苦。

    晚上休息不好,白天上班精神狀態就很糟糕,我甚至不止一次地在工作中出差錯。每當這時,我的內心就會滋生出小小的自責。我想,婆婆做的菜我吃不習慣,其實我完全可以自己另做一份,何必發那么大的火,搞得一家人不得安寧?畢竟,婆婆幫我們帶孩子也很辛苦,還要幫我們做家務。我就這樣無比糾結地度過了分居后的第一周。

    到了周末的晚上,母親通過微信發來視頻聊天的請求。自從卓卓會說話后,每個周末,母親都雷打不動地要和卓卓視頻一次。我知道母親想卓卓了,怕她老人家知道我和周陽在分居,趕緊撒謊說我還在單位加班,然后就匆匆掛斷了視頻電話。

    正好第二天變天了,下起了雨,還明顯降溫,想著周陽只帶走了卓卓的幾套短衣短褲,我覺得這是一個打破僵局的好機會,一大早就收拾了幾件兒子的長袖衫和長褲塞進包里。中午,我匆匆在單位食堂吃完飯,就坐公交車趕到周陽婚前住的小區。可敲了半天門,也沒人開門。最終,我按捺不住擔心撥打了周陽的電話,這是分居一個多星期以來我們第一次通話。我在電話里告訴他,我是來給兒子送衣服的,讓他開一下門。沒想到,周陽說他在單位,家里沒人,婆婆帶卓卓回老家了。

    大中午顧不上休息,冒雨來給兒子送衣服卻吃了閉門羹,我頓時很惱火,在電話里對周陽吼:“你是故意不想讓我見孩子嗎?你要是不想過了,就直接說,用不著繞彎子。”

    “你愛咋想咋想。我正忙著呢!”周陽冷冷地扔下這句話,啪的一聲把電話掛了。

    與周陽之間充滿火藥味的通話讓我過去幾天里積聚的自責蕩然無存,那一刻,我甚至惡狠狠地想,要是周陽提出離婚,我會欣然同意,只要能爭取到兒子的撫養權。

    又一個周末來臨,周五下午下班的時候,閨蜜給我打來電話,讓我陪她去電視臺參加一個活動,為她一個在電視臺工作的大學同學捧場。要是以前,我肯定會以要回家帶孩子為由一口回絕,但這次,我爽快地答應了。

    去往電視臺的路上,得知我和周陽在分居,閨蜜問到底發生了什么事,怎么就鬧到了分居的地步。我便把跟周陽從抱怨到爭執再到動手直到分居的過程講了一遍。閨蜜在一家報社工作,是一個情感板塊的主持人,每天都要接聽一些讀者打來的傾訴電話,為讀者排憂解難。出于職業習慣,她當即分析道:“看來,周陽對自己的原生家庭感情很深。對于這類男人,你千萬不要觸及他家人不好的一面,否則就會踩‘地雷。”最后閨蜜勸我,“一些夫妻鬧點小矛盾就分居,可分著分著心就真的不在一起了。既然你倆都沒有什么原則性錯誤,你干嗎不主動一些呢?他不搬回來,你就去他那兒呀。再怎么樣,你是卓卓媽,不信他會把你往外趕。”

    “我才不向他低頭呢!不然他還以為我離了他不能活了。”我嘴上雖然這么說,但心里卻陡生危機感。想起上次給卓卓送衣服時周陽在電話里語氣那么冷淡,我感到茫然,不知道這種僵局要持續到什么時候。

    在分居中獲得成長

    當天夜里,我做了個夢:在一個公園門口,我跟兒子失散了,驚恐萬分地喊著他的名字。我急得大哭,一邊哭一邊詢問來來往往的路人:“請問你看見我兒子了嗎?”可所有的人都搖頭。

    醒來時我一身冷汗,才發現是場噩夢。

    因為夜里沒睡好,次日上午上班時我打不起精神。下午下班一回到家,我草草吃了點飯就上床睡下了。可頭天夜里夢中兒子丟失的場景不斷在我腦海里浮現,讓我膽戰心驚,怎么也睡不著。瞅瞅放在床頭柜上的手機,已將近11點。正在這時,手機響了兩聲,提示有新的微信信息。我打開微信,一眼就看到周陽20分鐘前發的一條朋友圈:回一趟老家就成了這樣,是水土不服?附了一張卓卓在醫院急診室輸液的照片。照片上兒子緊閉雙眼,看上去比十天前瘦了不少。我心里一緊,再也顧不上誰先向誰低頭,抓起包急急忙忙出了門,打的趕到卓卓常去看病的那家醫院。只見兒科急診室里,卓卓和五六個孩子正在輸液。周陽抱著卓卓,婆婆則歪在旁邊的椅子上打盹兒。我趕忙上前摸了摸兒子的額頭,溫度正常,于是問周陽:“退燒了?”“嗯。”周陽點頭,說,“我媽下午才帶兒子從老家回來,一回來他就發燒了。”

    大概是聽見了我說話的聲音,兒子醒了,迷迷糊糊地說:“媽媽,媽媽別走。”我把兒子的一只小手握在手心,說:“媽媽在呢,媽媽不走。”“媽媽,抱。”兒子說。

    我從周陽臂彎里把兒子接過來,兒子偎在我的懷里,似乎踏實了些,很快睡著了。

    “陽子,要不你找個地方休息一下,這里有兩個人就夠了。”婆婆說。

    周陽堅持要婆婆先回去休息,婆婆卻說她已經打了個盹兒,不困了。周陽就到外面走廊上找個椅子躺下了。

    “謝謝你能來看兒子!”周陽剛出去,就通過微信給我發來這句話。

    我發去一個微笑的表情。不到兩分鐘,周陽又發來一段話:“其實,我搬出來,是怕自己控制不住壞脾氣,再次和你發生正面沖突。我想讓自己冷靜冷靜。那天晚上是我太沖動。我奶奶在我父親5歲時就沒了,這是我父親心中永遠的痛。一直以來,我都忌諱別人提及我奶奶……”

    閨蜜的分析是對的,對于周陽這類對原生家庭感情很深的男人,一旦觸及他家人不好的一面,無異于踩地雷。只是過去三年的婚姻生活里,我并未意識到這一點。我回復:“是我口無遮攔,對不起!”

    周陽又說:“我推你也不對。其實,我早就想搬回去了。等兒子好一些,我們就搬回來,卓卓想你。”我的淚水一下子涌出了眼眶。顯然,周陽搬出去后,和我一樣也曾在夜深人靜時反思過自己的行為,并有所悔悟,只是礙于面子不愿低頭,和我一樣選擇了等待。

    我趕緊給他發了一個表示歡迎的微信表情。

    卓卓輸完兩瓶液,已經是次日凌晨一點多,周陽抱著睡熟的卓卓,婆婆提著卓卓的水壺和醫生開的藥,我們一起出了醫院。在一個路口,他們三人往北,我獨自往南。街道上已經沒有人和車,我們的腳步聲顯得特別響。我想,有了這次分居經歷,我和周陽都得以清晰地看到了婚姻的脆弱,體會到了將要失去婚姻的滋味,并認真反思了自己的行為。往后的日子,我們都會更加懂得顧忌對方的感受,更加懂得珍惜彼此。

    本文網址:http://www.b-clothes.com/qinggan/135776.html (手機閱讀)

    人贊過

   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    昵稱: 驗證碼:

    亚偷乱图片